图片 1

摘要:市场低迷,新基金发行举步维艰,募集失败的案例也屡屡出现。
下半年以来,已有4只基金发布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的公告,新基金募集失败的只数已达上半年募集失败的总和。与此同时,新基金延长募集期的现象也频频发生,超过30只基金今年下半年已延长募集,更有基…

北京商报讯每年的1月都是基金公司加大力度进行产品线布局的关键时期,然而基金的热发也使得销售渠道拥堵,发行难度加大。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1月,新成立的基金累计规模达1124亿元,较2018年12月的1583亿元,环比下降近三成。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A股市场表现低迷,投资者风险偏好不高,加上产品同质化情况较为严重,过往业绩良好的头部公募尚且无法募到较大规模,中小型基金公司旗下产品更易面对募集延长甚至失败的窘境。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1月,共成立135只基金,累计规模约为1124亿元。对比之下,2018年12月,共成立136只产品,规模合计1583亿元。也就是说,在成立产品数量几乎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下,1月成立的基金规模累计减少了459亿元,环比下降29%。而从平均每只产品的规模来看,也从2018年12月的平均每只11.64亿元,降为2019年1月的8.33亿元。  而在已有百余只基金成立的基础上,同花顺(300033)iF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仍有78只产品正在发行。在业内人士看来,基金的密集发行导致了销售渠道的拥堵,部分大型公募尚且无法募集到较大规模,对于中小型基金公司来说,由于缺乏历史业绩支撑和长期品牌效应,更可能面对产品募集延长甚至失败的窘境。  1月30日,诺安基金发布旗下诺安精选价值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延长募集时间的公告,原定募集时间为1月8日到2月1日。为充分满足投资者的投资需求,根据相关规定,经诺安基金与基金托管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基金销售代理机构协商,决定将募集时间延长至2月25日。事实上,截至1月31日,今年以来已有16只产品先后发布延长募集期的公告。同期,更是有2只基金宣布基金合同不能生效。  在此之前,1月16日,创金合信基金发布创金合信汇利纯债三年期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的公告。公告内容显示,创金合信汇利纯债三年定开债基于2018年10月15日开始募集,截至2019年1月14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未能满足基金合同规定的基金备案条件,故基金合同无法生效。而就在1月12日,格林基金也发布公告表示,旗下格林伯盛混合的基金合同无法生效。  长量基金资深研究员王骅表示,基金募集延长甚至是失败,主要还是当前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不高,尤其是去年A股市场的糟糕表现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他举例,易方达基金经理张清华管理的易方达安心回报历史业绩良好且可转债开年表现也很突出,但即使如此,作为头部公募的易方达基金于1月新成立的可转债基——张清华出任基金经理的易方达鑫转招利混合也没有募到较为可观的规模。  此外,北京一位第三方机构内部人士坦言,当前基金产品同质化情况较为严重,不仅在产品名称上,更在投资策略方面,尤其是在当前弱市环境下,A股走势尚不明朗,投资者布局短债基金、ETF基金的热情不断高涨,缺乏特色的权益类产品更难获得投资者的青睐。

《号外财经》文/高伟

  市场低迷,新基金发行举步维艰,募集失败的案例也屡屡出现。

市场偏弱,基金发行也跟着遭殃。《号外财经》注意到,今年以来基金产品延长募集期已成常态,逾百只基金延长募集期,而去年同期仅70只左右。同时,有多只基金多次延长募集期。发行失败的情况也频频出现,自去年4月底公募基金出现首只募集失败产品以来,至今已共有20只产品募集失败,其中今年有13只,超过去年全年总和。

  下半年以来,已有4只基金发布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的公告,新基金募集失败的只数已达上半年募集失败的总和。与此同时,新基金延长募集期的现象也频频发生,超过30只基金今年下半年已延长募集,更有基金两次延长募集,最终募集失败。

“年内发行失败的基金产品,绝大多数为中小型基金公司旗下产品。面对一些成立门槛不高的产品,若募集情况不佳,相关公司保壳意愿有限,往往选择让其自然募集失败。”有基金分析师对此表示,“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很多中小型基金公司即便投入渠道成本促使产品募集成功,但在后续产品管理上仍需不断投入,且盈利可能性不高,因此宁愿选择募集失败。”

  多只基金募集失败

《号外财经》却发现有基金公司不按常理出牌,明明发行失败了,却迟迟不发公告告知大家,憋了数月才进行披露。

  近日,银河可转债债券型基金发布公告称,截至2018年7月17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未能满足《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规定的基金备案条件,因此,基金合同不能生效。

银河基金旗下的银河可转债债券型基金则是刚刚在今年3月取得变更批复,由银河鑫年享18个月定开灵活配置型基金变更注册而来,但也没能逃脱募集失败的结果。要说发行失败的原因——众所周知,按照相关规定,基金成立需募集金额不少于2亿元人民币且基金认购人数不少于200人,因此大多数不能生效的原因无非就是这两个条件不满足。8月11日,银河基金发布了“银河可转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的公告”,公告中表示,截至2018年7月17日基金募集期限届满,基金未能满足相关规定的基金备案条件,基金合同无法生效。

  银河可转债债券型基金由银河鑫年享18个月定开混合基金变更注册而来,曾两次延长募集,募集截止期由原定的5月18日延长至6月19日,之后再延至7月17日,最终仍未募集成功。

7月17日募集期限届满,缘何在8月11日才公布募集是否成败呢?迟了近一个月。

  除了银河可转债,中金金益债券、景顺长城睿益灵活配置定开发起式以及长城久弘纯债也在今年下半年相继募集失败。

无独与偶,银河基金旗下的银河君弘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募集期满三个月,但最终未能成立,值得一提的是,在该基金募集期结束后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银河基金方面都没有发布基金合同未能生效的公告。该产品早在今年4月24日,发布了基金合同及摘要、份额发售、托管协议以及招募说明书,标志着该基金的正式发行。募集发行日期为4月27日,到7月26日截止。截至8月25日,该基金才发布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的公告,时隔又是近一个月。

  “发起式基金成立门槛只要1000万元,募集失败很大可能是原来谈好的机构客户不愿意进来,基金公司不愿意保壳成立,让其自然募集失败。”一位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称,除了机构定制的发起式基金,部分中小基金公司品牌及渠道占有率不足,市场弱势之时,发行基金更是举步维艰。

“可能是考虑到前段时间刚有一只募集失败,不想短期内出两次公告。”有业内人士对银河基金的做法做出猜测。但《号外财经》认为,这种“害羞”导致的延后信披,是站不住脚的。

  新发基金频频延募

募集失败后信披不及时,对于投资者来说,不能及时获知基金募集失败的信息,会耽误投资者的投资规划以及增加资金的占用成本;对于基金公司而言,披露不及时,甚至拖拖拉拉,会给基金公司造成对投资者不负责任的负面印象。

  近日,延长募集期的平安大华合悦定期开放债宣布提前结束募集,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渤海汇金量化汇盈混合基金身上。此外,多家基金公司旗下均出现同一只基金两次延长募集期的情况,新基金发行遇冷可见一斑。

《号外财经》注意到,《证券投资基金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第十一条规定:“基金管理人应当在基金合同生效的次日在指定报刊和网站上登载基金合同生效公告”,没有基金产品未生效如何披露的明确规定。但在第三十二条规定:“基金信息披露义务人和为基金信息披露义务人公开披露的基金信息出具审计报告、法律意见书等文件的专业机构应当遵守《基金法》的有关规定。违反规定的,中国证监会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近日,平安大华合悦定期开放债发布公告称,基金管理人决定提前结束基金的募集。就在前几个工作日,平安大华合悦定期开放债刚刚宣布延长募集期。

一位行业内资深研究员也表示,8月修订的信披管理办法中强调信息披露义务人应以保障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为根本出发点,并将加大对各类信息披露违规事件的问责力度。因此,在新规下管理人还是应该及时、准确地披露募集失败的相关信息。《号外财经》建议,基金新品在停止募集,或三个月的募集期满但未达到成立的标准之后,可以参照“第十一条”,在次日披露关于‘募集不成功’的信息,以便让投资者及时了解。

  此外,中航基金发行的中航瑞景3个月定期开放债在7月4日延长募集期之后,8月3日再次延长募集期;富国基金发行的富国周期优势混合基金在6月19日宣布延长募集期之后,6月28日再发延长募集期的公告。

  “市场行情低迷,大家都不敢发基金,或者延长基金的发行期限。”华南一家基金公司销售人士称,今年下半年以来基金发行困难,一家国有大行支行主代销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一只产品,20多个工作日仅销售几十万元,该银行全国网点同期仅销售几百万元,而其所在公司旗下的一只权益类基金也是延长募集之后才艰难成立。

  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人士也称,该公司近日成立的权益类基金规模不足5亿元,不过,该公司并不打算改变原定发行节奏。

  “按常理,市场低位正是布局股票基金的良机,基金公司不是不愿意卖,是现阶段客户实在不买账。”上述华南基金公司销售人士称,下半年基金公司销售重点或放在短债基金身上。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